甘肃快3

跨越大海、福泽儿童的文学情谊——记中日儿童文学理论家蒋风、鸟越信的君子之交
发布时间: 2018-03-08

汪胜


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儿童文学理论家鸟越信把毕生心血献给了儿童文学事业。他曾把数十年时间收集的12万件儿童文学资料全部捐给大阪府。后来,大阪府以他捐赠的藏书为基础创建了国际儿童文学馆,该馆为孩子们和儿童文学事业的发展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

儿童文学理论家、中国儿童文学理论的“拓荒者”蒋风30多年来始终致力于中外儿童文学交流,在挚友鸟越信的倡议和影响下,蒋风产生了要在中国也建立一个国际儿童文学馆的想法,最终圆满实现。


书信往来成挚友

2013年春节后的一个下午,蒋风想到好些天没有开电脑了,应该打开邮箱看看。意想不到的是,首先跳进他眼帘的是一条令人悲痛的信息:

蒋风先生:春节好!好久没有联系了,您们都好吗?我刚接到朋友的电话,她说鸟越信先生2月14日去世了。因为他的家属一直拒绝对外联系,大家都不知道鸟越信先生末期情况如何。据报纸报道说:他因衰老而去世,享年83岁。今就简此。祝您俩身体健康!中由美子2.17。

蒋风与鸟越信的交往始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时,蒋风倡议在浙江师院创建中国第一个儿童文学研究机构,得到领导的认可和组织的批准。筹建之初,蒋风迫切想了解全球儿童文学研究方面的情况。

一次偶然的机会,蒋风在一份日本儿童文学杂志上看到介绍鸟越信先生在儿童文学上的学术造诣。蒋风欣喜不已,打听到鸟越信的通讯地址,给他写了一封信,并请人翻译成日文,寄给鸟越信先生。

鸟越信很快就回信了。他在信中说,很高兴认识蒋风先生,希望今后共同探讨儿童文学的问题,共同促进中日两国的儿童文学交流。鸟越信和蒋风一样,都出生于上世纪20年代后期,都从事儿童文学教学与研究工作,在书信交往中,他们建立了很深的友谊。

19868月,蒋风应邀赴日本东京出席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举行的大会,鸟越信到成田国际机场接蒋风,才第一次见面。此后,他们便经常在国际学术会议上见面。

蒋风后来回忆说:“这中间,还有小插曲呢。”

他到达东京成田机场时已是晚上,走到机场出口处没见到有人接。因为没有出国经验,又不懂日语,蒋风心里很慌,在人群中转来转去,怎么也找不到鸟越信先生。于是,蒋风就走到机场出口的广场,找了一个显眼的位置坐下来。

大概坐了两个多小时,蒋风听到有人用日语叫自己的名字:“蒋风先生。”蒋风迎上去握手:“我是蒋风,你是鸟越信先生吗?”鸟越信点点头,告诉蒋风,他在机场找了很久,因为没见过面,又不懂汉语,他也十分着急。后来凭直觉找到了蒋风。

上世纪90年代,出国审批程序复杂,蒋风虽然在预定的时间赶到了东京,但是会议即将结束,第二天早上就是闭幕会。

鸟越信说:“明天的闭幕会我不参加了,我要返回大阪参加儿童文学国际研究会议。你留下来参加闭幕会,还是提前一起跟我回大阪?”蒋风说:“那我也不去参加闭幕会了,直接到大阪参加儿童文学国际研究会议吧。”

第二天,蒋风跟随鸟越信乘火车赶回大阪。虽是初次见面,但是两个共同爱好儿童文学的人交流得很投机。到大阪后,为期一周的会议,蒋风和鸟越信相处融洽,虽然会议繁忙,但是,从相处中,两人都感受到彼此对儿童文学的热爱。


建立儿童文学馆

当时,参加儿童文学国际研究会议的17个国家的20位代表在会前集体参观了位于大阪的国际儿童文学馆。

早在早稻田大学读书时,鸟越信便献身儿童文学研究。他以近半个世纪的心力,全部贡献给儿童文学事业。还把自己收集的儿童文学资料全部捐给大阪府。为了使这批捐赠的藏书实现其最大的价值,大阪府决定成立大阪国际儿童文学馆。

经过5年筹备,19845月,该国际儿童文学馆在大阪万博纪念公园内正式成立。除了收集大量国际儿童文学作品和研究资料并向阅读者、研究者开放阅读和借阅外,该馆还从事和承担相关的科研项目,每年都会向日本各大学、儿童文学研究者和图书馆员递交一份当年馆内科研成果的说明。

蒋风从与鸟越信的几年通信中,早就对大阪的国际儿童文学馆有所了解,他也曾向该馆捐赠过几百册书。当身临其境后,蒋风备受鼓舞。鸟越信和其他与会者纷纷建议,中国是一个大国,有3亿多儿童,应该建立一个儿童文学馆作为儿童文学的研究中心,开展国际交流,促进儿童文学繁荣、发展,为儿童文学事业做贡献。

蒋风颇有感触:“儿童文学是孩子人生最早的教科书,对于一个从事儿童研究的教育工作者,如果把全国儿童文学作者的优秀作品集中起来管好用好它,充分发挥作用,为全国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做出贡献,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啊!”

蒋风深知,国际上重要的儿童文学研究机构均有儿童图书馆作为其学术支撑和研究平台,其中最著名的是德国的慕尼黑国际青少年图书馆。该图书馆建立后,获得了联合国的承认,从此,世界各国的儿童出版社纷纷向该馆捐赠图书。在此基础上,创始人叶拉又发起成立了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每两年颁发一次安徒生文学奖,还创办了国际儿童文学界影响深广的会刊——《书鸟》杂志。如今,慕尼黑国际青少年图书馆已经成为国际儿童文学交流的重要中心之一。

30年来,中国的儿童文学创作和研究事业获得了显著发展,国内原创和译介的少年儿童读物出版数量逐年递增,中国儿童文学界与国际儿童文学界的交流也在不断增加。中国儿童文学热切盼望与国际儿童文学的真正携手,建立一个国际儿童文学馆,一方面可以更好地搜集和整合国内外儿童文学的创作和研究资源,同时也是作为中国儿童文学面向世界儿童文学并与之对话、交流的重要窗口和平台。

蒋风下定决心,一定要在中国设立国际儿童文学馆。他说:“孩子是人类的未来,我愿意为儿童文学事业贡献全部心血。在中国建立国际儿童文学馆是我最美的梦,我深信,我的梦,一定会实现。”

为了这个梦,蒋风四处奔波,先后到过日本、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地,跟热心公益、热爱儿童文学的人接触,希望能够得到帮助。当时,他是浙江省政协委员,于是,他积极撰写提案并在政协会议上提出《关于在中国建立国际儿童文学馆的建议》。

与此同时,蒋风还写文章向媒体发出倡议,请各方支持建立国际儿童文学馆。他表示,如果这个馆建成,可以将自己收藏的一两万册图书资料全部捐献。他的呼吁很快就得到了回应——西安、郑州、扬州、温州、台州、南昌、广州、深圳等十多个城市很快就向他发出邀请,表示可以设立这样的机构。

建立国际儿童文学馆的事情碰到了许多问题,但是,蒋风并没有放弃。他积极寻找外界的捐资渠道。他长期工作的浙江师范大学在儿童文学学科领域取得显著成效,很多儿童文学研究成果在国内外都产生了很大影响,时任校长徐辉找到蒋风,商量在浙师大成立国际儿童文学馆。

2007525日,国内第一个国际儿童文学馆在浙师大揭牌。蒋风激动地说:“我做了21年的梦圆了。”他捐赠了首批藏书5000多册,并欣然出任国际儿童文学馆馆长。后来,他又捐赠了5000多册。


厚谊难忘

时间回到上世纪80年代,作为浙师大校长的蒋风想到邀请名家来学校开设讲座,让社会名人、大师学者走进浙师大,他们的社会经历、广博的知识、人格魅力会影响学生。开展这样的活动,也能让学生了解社会,开拓眼界。

基于此,在大阪参加儿童文学国际研究会议期间,蒋风就和鸟越信商量,希望鸟越信可以来浙师大为在校的儿童文学研究生讲学。

1987年,蒋风以校长身份邀请鸟越信到浙师大讲学10天,鸟越信欣然应允,并主动提出不收讲课费,来回的国际旅费也自付。这份厚谊,晚年谈起往事的蒋风曾用永世难忘来形容。

在浙师大讲学期间,鸟越信为浙师大的儿童文学研究生主讲了日本儿童文学史,让他们对日本儿童文学史有系统了解。鸟越信还为浙师大的学生开设儿童文学专题讲座,让热爱文学的学生都能参加学习。

此后,鸟越信一直致力于中日两国儿童文学的交流,他同蒋风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双方都关注彼此国家的儿童文学最新动态,为促进中日两国儿童文学交流发挥了积极作用。

鸟越信第二次来中国则是20年后的2008年。这一年,鸟越信被聘为浙师大名誉教授,时任校长梅新林教授向鸟越信颁发了浙师大名誉教授聘书。

200816日,由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化研究院主办的中日儿童文学研讨会在浙江师范大学红楼举行,来自中国和日本的20余位儿童文学学者共同出席了此次研讨会。与会专家围绕中日两国儿童文学创作、研究、交流等话题展开了深入探讨。鸟越信先生被应邀参加了此次研讨会,他还发表了题为《谈日本儿童文学的现状和问题》的讲演。

鸟越信在讲演时深入剖析了日本儿童文学的现状和问题,他盼望着日中儿童文学研究的合作和交流会更加深入发展。

讲演结束时,鸟越信说:“以上,日本儿童文学的现状和问题进行了论述,我希望今后也能继续在中国和日本,与同行们共同探讨儿童文学的问题。”


见证中日儿童文学交流

蒋风晚年与鸟越信一直保持着联系,有时发邮件,有时写信。

2008年,就在浙江师范大学国际儿童文学馆成立后不久,蒋风收到了鸟越信的信。

鸟越信在信中告诉蒋风,大阪的国际儿童文学馆因为一系列原因拆除了,希望蒋风写信向当地政府呼吁。

蒋风为此感到遗憾,随即,他给当地政府写信。

尊敬的大阪府桥下彻先生:

您好!

……

儿童是人类的未来,儿童文学是儿童健康成长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社会有义务、有责任去推广、去研究儿童文学,为孩子们提供更美好的精神。

我十分钦佩鸟越信教授的做法,把他一生收藏的儿童文学资料捐献给大阪府,大阪府又英明地在吹田市千里万博公园创建了世界上第一所国际儿童文学馆,不仅为孩子们提供精神食粮,更重要的是为繁荣儿童文学创作、发展儿童文化创建了一个研究基地,造福全球儿童。20多年来,它已经成为全世界儿童文化界的圣地,每年都有不少儿童文化界的朋友去访问参观,去学习和查找资料,去那里做研究工作。

……

我虽在病中,忍着病痛,要为它呼吁一下:请千万不要撤销大阪府国际儿童文学馆,请再三思!

1993年,我从大阪府立国际儿童文学馆做研究工作回到中国,便一直以鸟越信教授为榜样,也想把自己收藏的全部图书资料捐献出来,在中国也建立一所国际儿童文学馆。经过14年的奔走呼吁,最终得到浙江师范大学领导的认可,于2007年成立了浙江师范大学国际儿童文学馆。单从这件事,也反映出大阪府立国际儿童文学馆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请倾听并接受我这个平凡的儿童文学工作者的呼吁声吧!

中国浙江师范大学国际儿童文学馆馆长

2008年3月25日

后来,在日本国内及国际一大批儿童文学家的呼吁下,大阪国际儿童文学馆移至大阪府图书馆,所有国际儿童文学馆的图书单列管理,提供儿童文学研究需要。

鸟越信一直关注中国的儿童文学发展与进步,也一直关注蒋风的儿童文学研究和活动,每当蒋风有重要著作出版,鸟越信总会隔海评论与祝贺。

2013年春节,蒋风得知鸟越信去世的消息后悲痛不已,清明前夕,写了《清明时节悲痛忆鸟越》纪念鸟越信。

蒋风在文章中说:

尽管生老病死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但当一个友人去世,都会令人悲痛,感到逝者身上具有某种不可言传、唯他独有的优秀品质,因而他的去世,成为一种无法弥补的失落。看了短信后,我就沉浸在深深的哀痛之中……

蒋风早就听说鸟越信因病住院。201111月,蒋风去大阪领取国际格林奖时,下决心要在紧凑行程中挤出一天半日去看看鸟越信,并特地把行程增加一天。一下飞机蒋风便迫不及待地向前来接机的日本朋友打听鸟越信的信息。遗憾的是,她俩都不太了解,只听说鸟越信先生不在大阪,因病在东京住院治疗。

在大阪颁奖期间,蒋风不断地向熟悉的朋友打听鸟越信的信息,结果都差不多。心愿未能完成,他只能带着遗憾回国。

20128月,第11届亚洲儿童文化大会在东京召开。蒋风又把行程增加一天,以为到东京就能见到鸟越信。可是,他问遍了日本儿童文学界的朋友,都说很久没见到鸟越信了,只知道他因病住院,但因家里人不愿他与外界联系,不让友人探望。蒋风想与久违的鸟越先生一叙的心愿又落空了。

在蒋风的记忆里,还有一件深刻的事。1993年,蒋风曾作为教授级客座研究员在大阪府立国际儿童文学馆工作过一年。这一年,鸟越信荣获第四届国际格林奖,他是欧美学者以外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亚洲人。蒋风被邀请以《为了孩子,为了未来》为题做颁奖纪念演讲,以崇敬的心情对鸟越信一生为孩子的健康成长、为儿童文学的进步繁荣、为人类美好的未来的奉献精神,表示深深的敬意。

蒋风在文章结尾深情地写道:

四十多年的交往,四十多年的情谊,四十多年的往事……一幕幕像过电影似的浮现在脑海,历历在目,恍如昨日,但俱往矣,想到这里,不禁潸然泪下。

鸟越信先生走了……

蒋风与鸟越信的情谊,其实就是中日儿童文学交流与发展的呈现。


(本文原载《中华读书报》2017927日)




重庆快乐十分 浙江体彩网 天津福彩网 吉林福彩网 吉林快3代理 北京福彩网 智慧彩票投注 重庆快乐十分 浙江福彩 吉林福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