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快3

学科要发展,发展是不可或缺
发布时间: 2018-03-08

汪胜


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儿童文学满眼寂寞。

1950年起,蒋风便投身到儿童文学创作和研究中。上世纪50年代初,全国有许多师范院校学习苏联在大学里开设了儿童文学课程。1956年,蒋风调到浙江师范学院教授儿童文学课,成为新中国第一批走上大学儿童文学讲坛的拓荒者之一。当时,儿童文学是一门相对年轻的学科,学术水准也无法与传统学科相比。但是,蒋风始终沉浸在这门学科中,他觉得作为一名儿童文学工作者,有义务填补儿童文学史这个空白,也因此,从教学开始,蒋风就有写一本《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的想法。蒋风说:“一个学科要完整,发展史是不可或缺的。”

当时,除了从苏联翻译到中国的一点儿童文学理论外,基本没有其他资料。再者,受当时所处时代背景的影响,西方儿童文学理论还无法传播到中国。蒋风只能从中外文学遗产中点点滴滴搜寻、整理、积累。同时,在讲课过程中,尽量融入一点儿童文学发展的历史。

三载讲台,蒋风的讲稿汇成《中国儿童文学讲话》一书,1959年出版,并马上被华南师大、南京师大等高校列为儿童文学参考书目。短短两年,此书一版再版连印3次,印数达4万余册,被学术界认为是“一本中国儿童文学史的雏形”。著名儿童文学家鲁兵先生还在《儿童文学研究》1959年第2辑上专门作了评介,认为:“是我国儿童文学的‘史略’……在我国儿童文学大步前进的时候,我们回顾一下它的发展道路,是很有必要的……因此,整理和编写我国儿童文学史是一项值得重视的工作。我觉得《中国儿童文学讲话》的出版,是一个良好的开端。”鲁兵的评介,大大增强了蒋风的信心。

于是,蒋风想在《中国儿童文学讲话》基础上,修订、补充写成一本《中国儿童文学简史》。当时,北京出版社找到著名儿童文学家金近,希望他能编写一本《中国儿童文学简史》,金近是蒋风的好朋友,金近认为,蒋风更适合编写《中国儿童文学简史》,因此便让出版社联系蒋风。

蒋风结识了北京出版社的责编晏明。晏明是一位老编辑,还是一名诗人,文字编辑能力强,要求高。蒋风把编写好的《中国儿童文学简史》寄给晏明后,晏明在认真审读后提出了许多意见,还与蒋风反反复复谈了很多次,蒋风又花了半年多时间进行修改。修改后,蒋风决定请他的老朋友朱侃审阅后再寄给晏明。

当时,朱侃在《杭州日报》当副刊编辑。抗战期间,朱侃在金华《战地》刊物当编辑,少年蒋风则经常与这些进步人士接触,从小就结识了朱侃。后来,朱侃又到建瓯《民主报》做编辑。1942年,蒋风徒步一个月到建阳考大学时,因为身无分文,在朱侃那里住了整整一个月。不仅如此,朱侃还鼓励蒋风写作,也是从那时起,蒋风开始创作并先后有好几篇文章发表在《民主报》副刊上。

解放后,朱侃先后到《当代日报》《杭州日报》当编辑。因为对朱侃的信赖,蒋风将修改后的《中国儿童文学简史》寄给了他,希望他能审阅提出意见。

然而,“文革”爆发后,朱侃被抄家,《中国儿童文学简史》也毁于一旦。直到1979年,蒋风开始招收儿童文学硕士研究生,由于教学工作的需要,编写一部《中国儿童文学史》的心愿,重新燃烧在蒋风的心头。

蒋风后来回忆说:“我考虑时代在发展,收集、整理儿童文学史料,编写出版儿童文学史的工作必须作较大规模的规划,花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完成一部《中国儿童文学史》,竭尽自己微薄的力量为我国学术界填补一项空白。”

因此,蒋风计划把它分为《中国古代儿童文学史》《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三卷来完成。

当时,蒋风手头资料比较齐全的是现代部分,加之儿童文学硕士研究生开课的需要,蒋风就先整理成一份三万多字的《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讲授提纲》,把中国儿童文学的发生、发展与现状,放在整个时代的历史进程中。对1917年以来的中国儿童文学的概况和流变予以宏观审视和微观剖析相结合的勾勒,先后发给研究生和两届儿童文学教师进修班当教材试用,受到了广泛的认可。

蒋风记忆犹新的是上世纪80年代初举办的一次儿童文学学术研讨会。当时,有人感叹:中国是人口大国,有数千年文明史,却至今未出版过一部儿童文学史,希望出版界朋友关心这一情况,也希望儿童文学学者做出努力,尽快填补这一空白。

蒋风听后,感同身受。他将自己萌发于上世纪50年代编写《中国儿童文学简史》的心愿和尝试作了汇报,并表示愿意继续来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

河北少儿出版社表示,要大力支持蒋风,共同完成这一填补空白的历史使命。为了集思广益,当出版社在确定这一选题后,蒋风便发动他所在的浙江师大儿童文学研究室全体工作人员暨他带的第二届儿童文学硕士研究生一起来完成这前所未有的工作。

在反复讨论的基础上,大家决定以蒋风编写的《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讲授提纲》为基础,并推选蒋风为主编,然后分工执笔撰写。

同时,根据需要,派编写组成员去北京、上海、南京、西安、重庆、桂林等地,遍访上述城市图书馆和大学图书资料部门收集资料,历时两年,才把初稿完成。正当书稿即将付梓时,蒋风被任命为浙江师范大学校长,行政事务和教学工作千头万绪,实在挤不出时间来做统稿工作,经与编写组成员商议,决定增补当时任儿童文学研究室副主任的黄云生先生担任副主编,负责最后统稿工作。这部凝聚全体编写者心血的《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于19866月出版。全书二十七万字,是中国出版史上第一部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

从全书看,《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强调儿童观和儿童文学观的变化、更新对儿童文学创作的关键性影响;重视儿童文学的艺术特征,对各时期的作家及其作品做了公允的评价;并将现代儿童文学置于一定的社会背景下,从与现代文学、世界文学的联系中,讨论儿童文学的发展规律。

《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出版后,不仅国内报刊纷纷作了评介,也受到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和中国港台地区同行的关注,还有关心中国儿童文学的外国学者致电出版社邮购。

蒋风说:“这给了我们极大的激励和鞭策。于是,我就想接着编《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正好根据培养研究生科研能力的需要,我便把编写《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列入教学计划。”

《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的写作方式基本同《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一样,主编蒋风,执笔者有蒋风的研究生和同事,他们是方卫平、韦苇、王新志、汤素兰、邹亮、吴其南、赵志英、阎春来、章轲、潘延,加上蒋风,共十一人。蒋风先起草一份详尽的编写提纲,发动在校的全体儿童文学硕士研究生反复讨论,分头撰写。为保证书稿质量,吸收部分教师参加。

《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以史家的眼光,将影响儿童文学发展的内外部原因结合起来分析,予以整体把握,以确定文学史的分期。将建国以来的儿童文学发展分成四个阶段,即19491956年,19601965年,19661976年,19771988年。整部文学史,即按这四个阶段分为四编。

蒋风说:“两部中国儿童文学史的出版后,虽然得到同行们的好评,但这毕竟是一项初创性的工作,缺少借鉴和经验,一开始,我们就一边摸索一边工作,努力站在时代的高度,对中国儿童文学近百年的成败得失、经验教训、发展规律进行了初步的探索和总结,试图为关心我国儿童文学的发展者勾勒一个概貌,提供一些初步的史料和历史知识。我们扣心自问已经作了最大的努力,但由于我们编写者的学力和修养的局限,加上编写时间有限制,比较匆促,而且又是两班人马在两个时间段内完成的,因此无论是史料还是观点,还有叙述方式和衔接上,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缺点。”

基于此,蒋风又想将两书合二为一,再添上五四以前的古代部分,下延至世纪末,修改成一部比较完整、系统的《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

蒋风的想法终于如愿以偿,他启动了《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的修订工作,在两部原著的基础上加以压缩,删繁就简,作为一份《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的初稿,蒋风在听取各方名家和广大读者的意见后,再作进一步的修订,成为一部比较完善的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

200712月,《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作为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院红楼书系(第一辑)由上海的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同《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一样,《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一经出版,就受到了学术界的瞩目。

从《中国儿童文学讲话》到《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史》,再到《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的出版,蒋风不仅持之以恒地完成了他构筑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的梦想,更为后人的儿童文学史学研究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研究线索和思路。

同时,蒋风也为我国儿童文学的发生、发展梳理了一条较为清晰的发展脉络,并旗帜鲜明地表现了他所坚持的中国儿童文学走的是一条以现实主义为主流的、与时代社会文学潮流紧密联系,与教育不可分割的艺术发展之路的史学观。

值得一提的是,2011年,蒋风获得“国际格林奖”后,应复旦大学出版社的约稿,又牵头启动了《中国儿童文学史》的编写任务,20176月,蒋风历时六年终于完成了《中国儿童文学史》的编写任务。日前,蒋风已将《中国儿童文学史》寄给出版社。

作为开拓者,蒋风的儿童文学史观和研究为中国儿童文学史的建立和研究做了填补空白的开拓性贡献



(此文原载《中华读书报》2017628日)


甘肃快3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 吉林福彩网 江西快3 上海福彩网 福建快3走势 重庆快乐十分 上海体彩网 重庆快乐十分 重庆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