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快3

《本草纲目》两则([ 明 ] 李时珍)
发布时间: 2018-05-22

(一)萱草

        【释名】忘忧(《说文》)、疗愁(《纲目》)、丹棘(《古今注》)、鹿葱(《嘉祐》)、鹿剑 (《土宿》)、妓女(《吴普》)、宜男。时珍曰 :萱本作谖。谖,忘也。《诗》云 :焉得谖草?

言树之背。谓忧思不能自遣,故欲树此草,玩味以忘忧也。吴人谓之疗愁。《董子》 云 :欲忘人之忧,则赠之丹棘,一名忘忧故也。其苗烹食,气味如葱,而鹿食九种解毒 之 草 , 萱 乃 其 一 , 故 又 名 鹿 葱 。《 周 处 风 土 记 》 云 : 怀 妊 妇 人 佩 其 花 , 则 生 男 。 故 名 宜 男。李九华《延寿书》云 :嫩苗为蔬,食之动风,令人昏然如醉,因名忘忧。此亦一说 也。嵇康《养生论》:《神农经》言中药养性,故合欢蠲忿,萱草忘忧。亦谓食之也。郑 樵《通志》乃言萱草一名合欢者,误矣。合欢见木部。

        【集解】颂曰 :萱草处处田野有之,俗名鹿葱。五月采花,八月采根。今人多采其 嫩苗及花跗作菹食。时珍曰 :萱宜下湿地,冬月丛生。叶如蒲、蒜辈而柔弱,新旧相 代,四时青翠。五月抽茎开花,六出四垂,朝开暮蔫,至秋深乃尽,其花有红黄紫三色。 结实三角,内有子大如梧子,黑而光泽。其根与麦门冬相似,最易繁衍。《南方草木状》 言,广中一种水葱,状如鹿葱,其花或紫或黄,盖亦此类也。或言鹿葱花有斑文,与萱 花不同时者,谬也。肥土所生,则花厚色深,有斑文,起重台,开有数月 ;瘠土所生, 则花薄而色淡,开亦不久。嵇含《宜男花序》亦云,荆楚之士号为鹿葱,可以荐菹,尤 可凭据。今东人采其花跗干而货之,名为黄花菜。

(二)桃

        【释名】时珍曰 :桃性早花,易植而子繁,故字从木、兆。十亿曰兆,言其多也。 或云从兆谐声也。

        【集解】《别录》曰 :桃生太山川谷。弘景曰 :今处处有之。核仁入药,当取解核 者种之为佳,山桃仁不堪用。颂曰 :汴东、陕西者尤大而美。大抵佳果肥美者,皆圃 人以他木接成,殊失本性。入药当用本生者为佳。今市肆卖者,多杂接核之仁,为不 堪也。宗奭曰 :山中一种桃,正合《月令》桃始华者,花多子少,不堪啖,惟堪取仁入药。汴中有油桃,小于众桃,光如涂油,不益脾胃。太原有金桃,色深黄。洛中有昆仑 桃,肉深红紫色。又有饼子桃,状如香饼子。其味皆甘。时珍曰 :桃品甚多,易于栽 种,且早结实。五年宜以刀剶皮,出其脂液,则多延数年。其花有红、紫、白、千叶、二 色之殊,其实有红桃、绯桃、碧桃、缃桃、白桃、乌桃、金桃、银桃、胭脂桃,皆以色名 者也。有绵桃、油桃、御桃、方桃、匾桃、偏核桃,皆以形名者也。有五月早桃、十月冬 桃、秋桃、霜桃,皆以时名者也。并可供食。惟山中毛桃,即《尔雅》所谓榹桃者,小 而多毛,核粘味恶。其仁充满多脂,可入药用,盖外不足者内有余也。冬桃一名西王 母桃,一名仙人桃,即昆仑桃,形如栝楼,表里彻赤,得霜始熟。方桃形微方。匾桃出 南番,形匾肉涩,核状如盒,其仁甘美。番人珍之,名波淡树,树甚高大。偏核桃出波 斯,形薄而尖,头偏,状如半月,其仁酷似新罗松子,可食,性热。又杨维桢、《宋濂集》 中并载元朝御库蟠桃,核大如碗,以为神异。按 :王子年《拾遗记》载 :汉明帝时,常 山献巨核桃,霜下始花,隆暑方熟。《玄中记》载:积石之桃,大如斗斛器。《酉阳杂俎》 载 :九疑有桃核,半扇可容米一升 ;及蜀后主有桃核杯,半扇容水五升,良久如酒味 可饮。此皆桃之极大者。昔人谓桃为仙果,殆此类欤?生桃切片瀹过,曝干为脯,可 充果食。又桃酢法 :取烂熟桃纳瓮中,盖口七日,漉去皮核,密封二七日酢成,香美可 食。《种树书》云 :柿接桃则为金桃,李接桃则为李桃,梅接桃则脆。桃树生虫,煮猪 头汁浇之即止。皆物性之微妙也。

        【发明】弘景曰 :《肘后方》言 :服三树桃花尽,则面色红润悦泽如桃花也。颂曰 : 《太清草木方》言 :酒渍桃花饮之,除百疾,益颜色。时珍曰 :按 :欧阳询《初学记》载 :北齐崔氏以桃花、白雪与儿靧面,云令面妍华光悦,盖得本草令人好颜色、悦泽人 面之义 ;而陶、苏二氏乃引服桃花法,则因本草之言而谬用者也。桃花性走泄下降,利 大肠甚快,用以治气实人病水饮肿满积滞、大、小便闭塞者,则有功无害。若久服,即 耗人阴血,损元气,岂能悦泽颜色耶?按 :张从正《儒门事亲》载 :一妇滑泻数年,百 治不效。或言 :此伤饮有积也。桃花落时,以棘针刺取数十萼,勿犯人手。以面和作 饼,煨熟食之,米饮送下。不一二时,泻下如倾。六七日,行至数百行,昏困,惟饮凉 水而平。观此,则桃花之峻利可征矣。又苏鹗《杜阳编》载 :范纯佑女丧夫发狂,闭之 室中,夜断窗棂,登桃树上食桃花几尽。及旦,家人接下,自是遂愈也。珍按 :此亦惊 怒伤肝,痰夹败血,遂致发狂。偶得桃花利痰饮、散滞血之功,与张仲景治积热发狂用 承气汤,畜血发狂用桃仁承气汤之意相同 ;而陈藏器乃言桃花食之患淋,何耶?

(选自[明]李时珍著,刘衡如、刘山永校注《本草纲目》,华夏出版社 2002 年版)

【导读】

        李时珍(1518—1593),湖北蕲州人。虽出身中医世家, 但学而优则仕,在传统中国的文化层级中,读书、科举、做 官才是正途的三部曲。李时珍 5 岁入私塾读书,14 岁考中 秀才,但以后连考三次都未能中举,23 岁放弃举业,立志学 医,读书十年,浸淫文献。完成学术史的清理与知识积累后, 35 岁开始其一生的名山事业——著述《本草纲目》,61 岁完 成初稿,又用 10 年三易其稿,以 40 年时间完成 190 万字巨 著。1593 年,在李时珍生命的最后一年,终于有书商付梓刻 印《本草纲目》,历时 3 年,方印刷成书,可惜李时珍也已去 世 3 年,未能见到《本草纲目》的面世。

        先解释书名。“纲目”即分类,是著述方法。李时珍将 1892 种药物分为 16 部 60 类,是为大纲大目。每种药物又从名称、形态、药用价值等多个方面分别考察讲述,是 为小纲小目 ;“药”按《说文解字》即“治病草”,因此“药”虽有多种,但“草类最多”, 故称“本草”,“本草”也因此成了中药的代名词。后世也有学者认为,“本草”之“本” 乃 “ 木 ” 字 之 讹 , 也 就 是 说 , 本 草 就 是 草 木 。 实 际 也 是 ,《 本 草 纲 目 》 1 6 部 5 2 卷 , 其 中 植物被分成“草、谷、菜、果、木”五部,共计 26 卷,占了全书的一半。

        “本草”是药,按现代科学的分类,无疑《本草纲目》首先是医药学著作。但人类 文化的经典从来都不仅只属于某个领域,很难为某个专业所限制。达尔文就称赞《本 草纲目》为“中国的百科全书”。如果将《本草纲目》仅仅看作药方大全,那是一叶障目 不见森林。李时珍曾对当时的文坛领军人物王世贞讲自己著述《本草纲目》的过程 :“长耽典籍,若啖蔗饴。遂渔猎群书,搜罗百氏。凡子、史、经、传,声韵、农圃、医卜、 星相,乐府诸家,稍有得处,辄著数言。”有如此广博的阅读视野,浸淫各类文化典籍 与民间杂著,才能成就《本草纲目》的文化品格 :入之以本草,出之以文化。李时珍本 人 将 《 本 草 纲 目 》 的 定 位 与 追 求 明 确 表 述 为 :“ 虽 曰 医 家 药 品 , 其 考 释 性 理 , 实 吾 儒 格 物 之 学 , 可 裨 《 尔 雅 》 《 诗 疏 》 之 缺 。 ” 王 世 贞 读 过 《 本 草 纲 目 》 , 不 由 赞 叹 :“ 兹 岂 禁 以 医书觐哉!实性理之精微,格物之通典。”不管是作者李时珍,还是读者王世贞,都将 《本草纲目》纳入了格物致知——穷究事理,以达真知的文化传统之中,因此可以说,《本草纲目》是医学著作,更是文化经典 ;是学术的,也是诗意的。

         “五四”以后,中国人接受西方现代文学观念,将文学等同为小说、诗歌、散文和戏剧四种文体,但传统中国的文化理念是“言之无文,行之不远”,即只要提笔为文,不管写什么,只要讲究文采,都可是好文章。而且不仅中国古代如此,西方传统似乎也 是如此 :罗素是哲学家,不也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吗?法布尔是昆虫学家,也被推荐 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他们都没有写过现代的“纯文学”作品。以小说等四大文 体为文学之正宗,在西方似乎也只是现代的事。若按那种纯文学观念看,一部中国文 学史实在大多是实用文体,但在中国传统中,那就是地地道道的文学。在中国,“文学” 的本意即是“文章博学”。以此传统来看,《本草纲目》正是有文采、有学问的好文章, 尤其是对每一种药物的“释名”“集解”两项,可以说多是文字讲究、叙述有趣的博学文章。

        名不正,则言不顺,《本草纲目》对每一种药物首先做的就是正名。《释名》是学术 史的清理,考镜源流,辨析正误,考证不同历史阶段、不同地域、不同典籍中同一种植 物的不同名称及其名称来源。考证是学问,但也联系着已消逝的或还存在着的生活。 黄花菜与桃是常见的菜与果,可李时珍用文字学和文学的知识告诉我们,中国人曾经 的生活中,栽种萱草或者赠人萱草,乃是忘忧,“忧”字有“心”,联系着中国人的情感 世界 ;而“桃”字之构成是因为花多果多,从此看见“桃”字,有人会在这个汉字里看 见一树花开吧!我们习以为常的一棵草一棵树的名字,李时珍却讲出了那么多学问和 故事,而我们早就习惯了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李时珍提醒我们,所谓的常识,我们还 可以问个为什么,还可以重新思考。

        《集解》描述植物形态与生存环境。对一棵草一棵树详尽描述的背后,是一年四 季都在山野仔细观察、欣赏草木的诗人李时珍——没有至深的爱意,怎会几十年看花 看草!草木不仅生长在大地上,也生存在文化史里,生存在人的世界里,于是草木才 有了或优美或解颐的人间悲喜故事。生病女子夜晚破窗,吃掉满树桃花,结果病愈。 虽是讲药效,却是一出令人忍俊不禁的民间喜剧 ;能盛一升米、五升水的巨桃传说,让 人追忆耽于精致优美感的中国人也曾有过的想象闳放、崇尚崇高之美的时代 ;还有桃 花的养颜,似乎李时珍无意中说出了“人面桃花相映红”的秘密。

        怀孕时佩戴萱草宜生男孩,《本草纲目》中很多这样的记述。在现代人看来也许是 荒诞不经的伪科学,可生命不仅需要科学。信仰草木与人有着某种神秘联系是中国人 生活史和精神史的一部分,和草木亲密接触的部分,也许在那个时代和世界中正有着“诗意栖居”的心灵与生活。

(马俊江)


天津体育彩票网 甘肃快3 江西快3 北京体彩网 北京福彩网 重庆快乐十分 天津福彩网 上海时时乐 上海福彩网 贵州快3走势